复盘曼联:破开高位后红魔攻了个寂寞,索肖在赌青木化身卢卡库?

第88分钟遭遇定位球致命一击,伤停补时又罚丢点球的曼联,在主场0-1负于维拉,遭遇2连败。

可以从技战术角度全面复盘这场失利,但在观感上你并不容易找到其中的原因,所以很多朋友都觉得这场比赛输的憋屈又诡异。

后场受压下曼联开局破对手的高位逼抢十分成功,这得益于格林伍德与B费在右侧扇面的回撤与策应,曼联通过后场的宽度转移实现破局。

但真正的问题是,卢克-肖与马奎尔的受伤直接打乱了曼联的框架平衡,球员站位发生了细节上的变化,让维拉缩小了局部的逼抢圈。在博格巴拼劲全力依然没有太好改善孱弱表现的情况下,索肖赌格林伍德冲击身后就成为一个他或者绝大多数人能想到一个终极思路。

接下来就是青木封神,或问题全面爆发。

【成功破高位,曼联走好前两步】

失去了格拉利什的维拉依然不错,没有了持球“大核”,但他们把侵略性与运动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说白了,就是他们开启了疯狂的高位逼抢与传跑进攻模式。

除了明斯、豪斯之外,他们全员都有很强的运动能力与身体的柔韧性,曼联要想破开高位逼抢并不容易。

开局受压但曼联并没有呈现出后场险情,这就证明了球队在破高位上做得不错。在右侧成为组织强侧的情况下,不断横向传递制造左侧的推进空间。

图1:前30分钟,曼联的转移球数据

制造空间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横向长传就能完成的,这需要在一侧受压的情况下保证球权的运转,然后直接绕开对方的局部合围。基础是后卫线身前要有人接球、策应,这一点上B费与格林伍德做得十分出色。当然,也包括曼联中后场球员在受压情况下的耐心传递。

图2+3:曼联能很好地破开维拉的高位逼抢

进攻向来就是“建立、组织、尝试、终结”的四步走战略,曼联做好了前2步之后,后面做得如何?

【肖伤退影响很大,但左侧进攻根源并不止于此】

既然右路成为进攻建立与组织的强侧,那左侧就必然是尝试与终结的重要区域。

卢克-肖开局对抗就呈现出问题,并最终在第34分钟被换下,这直接打乱了曼联的节奏。甚至在下场前,肖就已经不敢主导左侧的持球推进与前插,这个影响很大。

从上赛季变阵4222阵型开始,博格巴场均的持球对抗推进已经从86米下降到了29米,这与他能力的退化息息相关。形成对比的是拉什福德与卢克-肖的翻倍式增加(合计496米)。让博格巴出现在左侧肋部做“轴”,看重的是他仅剩下的有球对抗与出球。

问题在于,博格巴面对机动性、侵略性很好的对手时,他不具备对抗持久性。而且,他的传递极不稳定。

图4+5:曼联进攻上的问题展示

上图4(1.25倍速)结合上图2连续看,在肖与博格巴没有“明确”谁来接球的情况下,弗雷德的对抗保证了进攻的延续性。在后续博格巴推进到左侧肋部的时候,他的最后一传并不是给横向的青木或前插的C罗,而是最远端且局部1vs2的B费,被解围。

索肖赛后在战术上的解释重点是球队的最后一传出现问题,并不是“甩锅”。

上图5肖接到横传之后,推进速度并不快。博格巴接球之后,C罗不合适的回撤接球(这也是我此前担心的重点),让沃特金斯这种具备很强防守属性的前锋直接完成了拦截。

图6:博格巴全场唯一的一次关键传球

曼联上半场在左侧制造的最好机会,就是博格巴在空位接球下的这次有效传递,格林伍德完成射门。

【青木与卢卡库,索肖这次赌得不成功】

我始终坚信索肖骨子里藏着一个“赌徒”,过往那些迟缓的调整,我的解读是他在等待几分钟后理论战力更强的首发球员会带来惊喜。

有成功的例子,比如此前我一直提及的拉什福德靠个人能力绝杀狼队。

维拉有自己的问题,不如疯狂高位逼抢后的体能下滑以及身后空间。他们下半场不断调整中前场球员,核心还是希望能增加逼抢的体能。以此,来规避防线害怕冲击的短板。

切尔西在被维拉打得较为狼狈下能取得3-0的胜利,依靠的就是卢卡库这个现在有机动性且具备射术的锋线。

图7:切尔西靠卢卡库打开胜利之门

曼联在没有拉什福德且C罗如今更擅长无球跑动与抢点兑现射术的情况下,能带来无球跑动冲击舍后的就是格林伍德。说白了,就是C罗现在必须作为纯正的抢点射手存在,青木就必须要做更多。

因此,在上半场左侧进攻效果不佳以及连续减员之后,曼联的进攻重心是冲击身后,青木是这个战术的核心。

图8:青木冲击身后的代表性例子

与切尔西通过有机动性的技术流中场完成推进后直传相比,曼联依靠的是后腰的对抗与B费的直塞去兑现这种战术。球队的阵容结构决定了战术细节上的差异,但打击目标与策略上的大体一致,看明白了就能知晓球队的部署。

青木依然处于强势的涨球期,比如高速推进中他已经充满了速度与力量,但并不意味着他目前就没有问题。

问题之一是他的爆发力还未锻炼到最佳,纵向冲击与经过平图斯调教后的卢卡库差异较大;问题之二就是年轻人容易上头,毕竟谁都喜欢变着法子、换着人打洞。再加上南门在看台上考察球员且明夏有世界杯,即便是曼联想尽办法让青木在国家队上“缓慢进步”,但也很难打破英格兰从沃尔科特、比林厄姆延续下来的年少帝星入队的国家人才“传统”。

青木上头,就是必然。

不是对青木有多宽容,而是他是拉什福德没有回来的情况下,前场纵深的唯一希望。赛后分析细节与言语敲打,自然是少不了的。